东博书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东博书院 首页 历史·文化 查看内容

纪念孔子

2017-3-21 09:42| 发布者: 净思| 查看: 322| 评论: 0|来自: 原创

摘要: 今天是孔子诞辰2567周年纪念日,对于孔子的误解依然是世道的主流,包括咒骂孔子与推崇孔子的人,在我看来多半都是诽谤孔子者,只是表达方式不同而已。在这样一个时代,这样一个日子里,作为一个对孔子有所了解的中国 ...
    今天是孔子诞辰2567周年纪念日,对于孔子的误解依然是世道的主流,包括咒骂孔子与推崇孔子的人,在我看来多半都是诽谤孔子者,只是表达方式不同而已。在这样一个时代,这样一个日子里,作为一个对孔子有所了解的中国人,我觉得自己应该写点儿什么。
    孔子,子姓,殷商遗族微子启之后,孔氏,名丘,字仲尼,祖籍宋国栗邑(今河南省商丘市夏邑县),生于春秋时期(公元前551年9月28日―公元前479年4月11日)鲁国陬邑(今山东省曲阜市)。
    孔子的父亲叔梁纥(叔梁为字,纥为名)是鲁国出名的勇士。叔梁纥先娶施氏,生九女而无一子,其妾生一子孟皮(字伯尼),是个瘸腿的残疾人。叔梁纥七十多岁尚无适合继嗣的儿子,便向一位颜姓同僚求婚。颜家三个闺女待嫁,经过征求个人意愿,最小的女儿颜徵在同意嫁给叔梁纥,生下孔子。孔子三岁时候,叔梁纥病逝。施氏心术不正,孟皮生母已在叔梁纥去世前一年被施氏虐待而死,叔梁纥去世后,孔家成为施氏的天下,孔子母子也不为施氏所容。孔母颜徵在只好携孔子与孟皮移居曲阜阙里,生活异常艰难。孔子十七岁时,母亲去世。 
    孔子虽然是贵族之后,但的确是个“苦孩子”。《论语·子罕第九》有这样的记述:“太宰问于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子贡曰:‘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子闻之,曰:‘太宰知我乎?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孔子谦虚好学,年纪轻轻就立下做学问的大志,遍访名师博采众长,不到二十岁就已经非常渊博,被当时人称赞为“博学好礼”。同时,鲜为人知的是孔子继承了父亲叔梁纥的英勇,身高九尺三寸(今1.9米以上),臂力过人,远非后世某些人认为的文弱书生的形象。
    孔子青年时代曾为季氏家做过“委吏”(管理仓库的小官)、“乘田”(管理牧场的小官)。由于孔子超凡的能力和学识,很快得到不断提拔。到孔子五十一岁的时候,被任命为中都宰(相当于现在的市长),政绩非常显著;一年后升任司空(相当于现在的建设部长),后又升任大司寇(相当于今天的公检法司最高长官)
“摄相事”利用夹谷会盟之机,文事武备,以礼迫使齐国归还了在战争中侵略鲁国的郓、汶阳、龟阴之田。孔子五十四岁时“行摄相事”(代理鲁国宰相,兼管外交事务。为了削弱三桓的权势,巩固鲁王的统治,孔子上任伊始就杀掉了扰乱国政的大夫少正卯,并开始以强力推行“隳三都”改革。
    孔子执政仅三个月,鲁国内政外交等各个方面就有了重大改善,国家实力大增,百姓安居乐业,各守礼法,社会秩序非常好(史书上称“路不拾遗,宾至如归”),奸佞之人和刁民纷纷出逃。
    孔子杰出的执政能力让齐国倍感威胁,于是派人送
美女良马给鲁哀公,为的是让鲁国国君沉溺于酒色中,失去继续变革的兴趣;同时贿赂鲁国的权臣,迫使国君停止对孔子的支持。通过系列卑鄙的计谋,挤走正准备施展政治抱负的孔子。孔子离开鲁国后周游列国,虽然大多数时候都受到了各国国君的礼遇,但由于孔子坚持的政治理想与当时急功近利的“霸道”不相符合,历经十四载不得重用。于是孔子于公元前484年六十八岁时返回鲁国。
    客观地说,由于种种原因,孔子在政治上没有过大的作为,但在治理鲁国三个月中取得的政绩,足可证明孔子无愧于杰出政治家的称号。
    政治上的不得志,迫使孔子将很大一部分精力用在教育事业上。携弟子周游列国返回鲁国,他专心执教。孔子之前,教育由国家开办,受教育属于贵族子弟的专利。孔子打破了政府对教育的垄断,开创了私学,“有教无类”,任何想学习的人都可以到孔子门下求教,获得知识。正如孔子本人所言:“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孔子弟子多达三千人,有身份显赫的国君、王储、权臣,也有穷困潦倒的平民。这些跟随孔子学习的人中,学有成就青史留名的贤人有七十多人,很多皆为各国高官栋梁。孔子对后世影响深远,他在世时已被誉为“天纵之圣”、“天之木铎”、“千古圣人”,是当时社会上最博学者之一。孔子身后更是荣誉不断,被尊奉为至圣(圣人之中的圣人)、万世师表。曾修《诗经》、《尚书》,定《礼经》 、《乐经》,序《周易》,作《春秋》(有说法为《春秋》为无名氏所作,孔子修订)。孔子去世后,其弟子及其再传弟子把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语录和思想记录下来,整理编成《论语》。 其思想对中国和世界都有深远的影响,如今,“世界十大文化名人”评选中,孔子毫无争议地被列为第一。汉代的大学者董仲舒创立儒家学说时,将孔子尊为始祖(尽管这并不是事实,但却被后世社会各阶层所坚信无疑。随着孔子影响力的扩大,祭祀孔子也一度成为与祭祀天帝、中华始祖同等级别的“大祀”,这种殊荣除老子外万古唯有孔子而已。
    虽然儒家把孔子当始祖看待,但不得不说儒家不是孔子创立的,或者说孔子并没有创立儒家。
    儒者这个称呼古已有之,并非孔子的发明。《论语》记载,孔子对子夏说:“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由此可见,在孔子看来,儒者是个包括君子和小人的笼统概念。推崇法的学说叫做法家,推崇道的学说叫做道家,同理推崇儒的学说叫儒家。孔夫子会不分粮莠地推崇儒吗?翻遍《论语》,未见实据。孔子是民本思想的坚定拥护者,治理国家最重视获得“民信”,他会创立一个推崇儒的学说吗?显然不会。尽管
历来人们把孔子看作儒家创立者,但的的确确是没有征得孔子本人同意的。这好比相声演员们把东方朔当祖师爷祭拜并没有征得东方朔的同意一样,纯属拉大旗作虎皮无疑。董仲舒建议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他系统展示给汉武帝的那一套才是儒家学说。孔子思想的纲是五常,其终极理想是大同,现实目标是施行仁政的小康。没有证据显示董仲舒向汉武帝推销五常,也没有证据显示董仲舒的政治理想是施行仁政的小康,更别提什么天下为公的大同。因此,硬把孔子思想当成儒家思想的代表或核心,不仅是牵强附会的,而且是厚颜无耻的。
    儒家是孔子去世几百年后形成的思潮,是适应新的社会生产关系(封建社会生产关系)的理论体系,这个学说与孔子思想相去甚远,属于典型的学术界“借壳上市”,其始作俑者是董仲舒和汉武帝。谎言说多了,自己都信以为真了。加上后人不断附会,最终将儒家思想与孔孟之道弄得等同起来。这个错误延伸至今,貌似还没有终结的迹象。各个时代的统治者都会高举孔夫子的大旗,实际上却在做孔夫子所痛恨的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不仁、不义、不礼、不智、不信的龌龊事。鲁迅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两千多年封建史,无非都是人吃人。然而就是这样人吃人的社会,却把孔子高高捧起,显然是用孔圣人为自己作恶当挡箭牌。这样明显的套路,许许多多人看不清,我也是真真的奇了怪了。孔子生活在封建社会开始前,却为两百多年后后才出现社会制度背锅,且一背就是两千多年,时至今日仍是众多无知无耻者的磨牙棒,可谓千古奇冤。如果只看到背黑锅,那么可以说孔夫子是不幸的,千古第一不幸,无人出其右;然而还要看到,只有真正的圣人才会被无耻者当挡箭牌,从这个角度看,孔夫子无疑又是荣幸的,千古第一荣幸,也无人出其右。
    历史和现实中好人替坏人背黑锅的现象比比皆是,越是阴恶歹毒之人,越是善于在人前彰显自己推崇赞美道义公理。你以为坏人家里供奉着秦桧、魏忠贤吗?错。坏人家里也供着义薄云天的关二爷,初一十五也为慈悲为怀的佛菩萨上香进果。能因为坏人“敬重”慈悲与忠义而否定佛菩萨和关二爷吗?不能。能因为阶级社会的统治者推崇孔子而否定孔子思想吗?当然不能!所以毛主席说:从孔夫子到孙中山,都要给以总结,继承这份珍贵的遗产。
    为什么要继承?因为继承是人类成为这颗蓝色星球主宰的根本方法。人能战胜洪水猛兽,不是因为我们拥有洪水猛兽所不及的强力,而是因为人类创造了远比其他生物复杂完善的语言;人区别于其他生物,则在于发明了文字。无论语言还是文字,都既是传承的利器,也是传承的成果。我们无法设想老虎拥有人类一样发达的语言和文字的后果,只好为人类的选择而庆幸。
人类的成功得益于传承,中国人作为这个星球上繁衍最成功的种群,无疑是其中的更为优胜者。学术界可以为中国人繁衍获得巨大成功找到各种原因,我却坚信这些原因中最重要的是孔子思想的恩泽。孔子说:“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一个在其所处时代最了不起的思想家说出上述话,产生的影响力是可想而知的。
    中国人讲究继承,对于所谓“创新”是十分慎重对待的。如果你因此认定中国人因循守旧不思进取,那就大错特错了。
    继承是生物界第一生存法则,世界上的所有生命都是绝对依赖继承的,无一例外。中国人的老祖宗很早就认识到这个规律,并把它记录在经典中,叫做孝道。中华民族多灾多难,三千多年来遭受了无数劫难,能够挺过来绝不是偶然的。在护佑中国人的各种因素中,我认为注重孝道是最核心的因素。
    孝字由两个字会意而成,上边是老字,表示恭敬父母祖宗,下面是个子字,表示一脉相承。一个孝字将中国人生生不息的秘密展示得清清楚楚,再没有哪个族群比中国人更注重孝道了,所以中国人成为这颗蓝色星球繁衍最成功者。由孝引申出悌、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人类团结友爱共同发展的一切正确要素都可以从孝道引申出来。正因如此,孔子思想才能够超越时空,成为颠簸不破的真理。
    继承是孝道的核心,它的合理性源于道义的亘古不变。尽管创新在人类发展中作用巨大,但创新永远不是什么值得推崇的因素,原因很简单:创新是继承的产物,既有合理性也有盲目性,创新能不能有益于人类整体发展,需要不断的检验。中国人不强调创新是有高超智慧的,中国人创造了光辉灿烂的古代文明,都是在强调继承和批判创新的基调下完成的,这个事实雄辩地证明:强调继承并不会阻碍文明的发展。
    孔子是继承的大师,他一生向古圣先贤学习、向同时代的善知识学习,做到了“敏而好学,不耻下问”,《诗》、《尚书》、《礼》、《易》、《春秋》都来自继承,但谁敢说这些世界文明史上最重量级的作品不是孔夫子留给后人的创新呢?
    所以,创新是继承的自然而然的结果,继承总是自然而然发生在与崭新的现实相结合的状态中,但问继承必有创新。
    但是无知狂妄之徒否定继承,谈什么“解放思想”,无非是为自己胡作非为找了块儿似是而非的遮羞布。没有继承就没有创新,创新的数量和质量与继承成正比,继承的越好,创新的越好,继承的越多,创新的越多。不继承,妄谈创新,创来创去,一件新都没出现,反而将已经抛弃掉的黄赌毒黑贪从魔瓶里放出来危害人间。张口闭口谈创新的无一例外都是骗子,他们怂恿你创新,就是要等你跌下悬崖,然后围拢过来吃你的肉、喝你的骨髓。

    在孔子诞辰的日子,我们纪念这位圣人,只是想让更多的人了解他、学习他的思想。世界野蛮发展已经太久了,再不悬崖勒马就来不及了。英国著名的历史学家汤恩比博士说:
要解决二十一世纪的社会问题,唯有中国的孔孟学说与大乘佛法。英国的汉学家深入研究
中国经典,在他们的倡导下,英国许许多多年轻人投身到向中国古圣先贤求取智慧的行动中,汉语热在英国乃至全世界蔚然成风。作为华夏儿女,孔夫子的后人,应该有紧迫感,不要让老祖宗留下的瑰宝被外国人笑纳,而我们自己却生活于野蛮中。今天,我们当中还有许许多多人对孔子存在深刻的误解和偏见,更有大量的孽障整天在网上污蔑咒骂攻击孔子及其思想。每每想到这些,都让人痛心疾首。我愿意用我的余生弘扬孔子思想,竭尽全力清洗泼在孔子身上的污垢。孔子不仅是中国的圣人,也是世界的圣人。孔子思想不仅是美好的,还是实用的。
    我坚信,弘扬孔子思想不仅可以救中国,还可以拯救世界。


 
2016年9月28日

鲜花赞美

赞同握手

有点雷人

路过不懂

不甚同意

鸡蛋鄙视

惊讶不已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博书院 ( 京ICP备11023444号-1京ICP备11023444号-1。<所有文字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GMT+8, 2017-5-26 02:05 , Processed in 0.07862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